姜泽鹏个人文集

邰顺军:钢轨上的似水年华
2019-10-25 08:06:13   来源:多彩贵州网   

邰顺军,成都局集团公司凯里工务段生产调度室线路分析组指导工长,熟悉的干部和工区的职工都亲切地称他为钢轨“守护神”。

32年前,他从贵州台江县一个偏僻的苗寨来到凯里工务段,毅然决然地加入铁路工务人队伍,成为一名普通的线路工。

32年间,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与大山为伍,与钢轨为伴,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孤寂,栉风沐雨穿梭在山区铁道线上,无怨无悔,不惧烈日晒,寒风咬,矢志不渝。诠释着“人民铁路为人民”的服务宗旨,写就了钢轨上的似水年华。

2013年,他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是贵州省唯一的铁路代表。曾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劳动模范”等殊荣。 

严字当头作表率

1987年,邰顺军工作的第一站是鱼酉线路工区,成了凯里工务段一名线路工。鱼酉是一个五等小站,周围都是大山,条件艰苦,但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本就属于大山。工作安定后,很快他就将新婚的妻子接到工区,开始了漫长的养路护路生涯。

2003年4月,邰顺军调任马田线路工区工长。当时,管内上行线还未到大修期,线路病害较多,对行车安全构成威胁。他提出3年内线路不达标,职工队伍不稳定,自己就辞去工长职务。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他组织职工更换钢轨100余根,并在延长设备使用寿命、提高设备养护质量上下功夫。通过集中整治、重点突破,线路设备质量有了明显好转,工区连续5个月验收排名全车间第一。在年终,轨检车检查中,工区又获全段第一名。

在马田任职的3年里,邰顺军把设备整修作为保安全的第一位大事,带领职工加班加点整治设备。他说,每干一项作业就要干好、干实、干细,而且工长一定要做好表率。他从不当“脱产”工长,管理中虽不强调“罚”,但也不缺“严”。他的“严”首先是对自己严,他把班组民主生活会当成给自己泼“冷水”的场合,让职工给自己一种提醒、一种补充,还自己一个顾全大局、实事求是的态度。 

以身作则带队伍

邰顺军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个头不高、皮肤黝黑、精力充沛,一看就是工人出身。刚到现场他就拿起工具干了起来。邰顺军说:“轨道的安全关乎于百姓生命、国家财产的安全,马虎不得。不自己亲手弄一弄心里不踏实。”

在工作中,邰顺军的热忱与精干在凯里工务段“有口皆碑”,很多人说他有双“火眼金睛”,线路上细微到毫米的误差都能被他一眼挑出来。“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即使是半点误差疏忽,都可能留下安全隐患,酿成安全事故。干这一行,要的就是细心和认真。”邰顺军说。

在邰顺军的记忆里,2009年是他印象最深的一年。这一年,他和工友夜以继日,创纪录地完成了56组道岔的铺设任务。在既有线上更换道岔,最难的是在规定的180分钟时间里把重达90多吨的道岔更换铺设到位,而且必须一次成功。

作为工长,管理着近20人的队伍,是一个“兵头将尾”的角色。在很多人眼里,这个角色不好当:费力不讨好,对职工作业中的违章行为不管不行,管又会得罪人。在一次线路清筛作业中,3名职工为了抢进度,在列车慢行时间内扩大了施工准备范围,多掏开了3根枕木的道砟。邰顺军发现后,当即指出问题并采取补救措施,随后在班组民主生活会上深刻地作了自我批评,检讨自己监督不严、管理不到位,没有杜绝班组“两违”,并主动自罚。

这件事在职工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从此,擅自扩大施工准备工作范围的违章作业现象被杜绝了。 

履职尽责展作为

邰顺军的每一天都在为山区铁路的安全运行默默地奉献着。作为指导工长,每个月80%的时间都在铁路上进行巡查和维修。超时加班无法计数。从不放过一个隐患和缺陷。

“在我们段说起邰顺军这个人,大家都对他竖起大拇指。”跟邰顺军熟悉的宝老山线路工区工长肖刚说:“有老邰来我们现场作指导我们很放心。”生产调度室的工作起到一个全段工作的上传下达的作用,通过对全段线路设备的检查、检测和数据分析为基层车间提供数据进行线路整治,对于山区铁路的安全运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3年邰顺军当选了全国人大代表,也是贵州省唯一的一名铁路一线职工代表。后来,他从桐木寨线路工区工长调工长岗位整到了生产调度室担任指导工长。对于工作上的调整,邰顺军说:“虽然岗位上进行了调整,但其实所干的工作内容还是和以前息息相关的。虽说在调度室的工作能比以前稍微轻松一点,但却感觉心头的压力和肩膀上的责任更重了。”

凯里工务段所管辖的线路自大龙至龙里段,正线共605.540公里。有时在一个工区管内走上6、7个小时只为了两条轨道的水平度。线路验收时在铁道线上一走就是一个星期。越是恶劣的天气越在铁道线上巡查,防止轨道因为天气原因产生变形。对于这样的工作,邰顺军早已习惯了。他说:“火车在轨道的运行正常与否关乎着人民生命和国家财产的安全,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酿成事故、铸成大错。” 

妻儿陪伴最幸福

“我父亲也是线路工,我1987年接了他的班。一干就是32年”。邰顺军告诉笔者,他很感恩,也很知足。

“1987年参加工作时,我一个月工资只有几十块,家里人多,经济紧张,多亏老婆不嫌弃,来到小站当好贤内助,支持我的工作。”

说起妻子张英,如今已经54岁的邰顺军满含感情:“说实话,我真的很感激她,要不是她,我可能坚持不到现在。”但他妻子却流着泪说,嫁给他很幸福。

邰顺军和妻子新婚不久,便告别妻子来到了山区铁路小站工作。

一个人工作,全家受累,这是线路工家庭生活的真实写照。多年来,邰顺军把精力投入到了线路维修养护维修上,很少有时间陪陪家人,也没有带她出去旅游过,可是妻子无怨无悔,因为他爱自己的丈夫,也像自己的丈夫一样爱着山区铁路。

为了能陪在邰顺军身边,妻子张英成了“随军家属”。她说:“不管老邰到哪里,我就跟着,这样可以照顾老邰,一家人能平安生活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

邰顺军夫妇俩最愧疚的是他们的一双儿女,如今已经为人母的女儿邰小花,童年时代在小站长大。由于长期接触不到外人,孩子性格有些内向,但她学习非常优秀,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小花总是说,‘我是深山小站里长大的孩子’。她很懂事、学习也很好,本来能上更好的学校,但一年两三万元的花费,我们真是供不起。”邰顺军说起女儿,脸上呈现骄傲又伤感的复杂表情。

说起未来,邰顺军显得那么乐观:“我工资从一百块涨到现在的四五千元,我很知足、很幸福,一家人在一起,以后的日子肯定会更好。”

笔者手记:邰顺军在线路工这样的岗位上精彩坚守32年,这需要不凡的信念与勇气。

这名在两条钢轨上挥洒下了无数汗水的线路工,言谈中却多是笑意盈盈,透出一种朴实,一种甘之如饴的行业精神。在邰顺军身后,还有一大群人在一线岗位上默默无闻地挥洒着自己的青春与汗水,他们把“干一行、爱一行”的精神一代代传递下去,带给世人很多感动与钦佩。(叶志权 通讯员姜泽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