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学个人文集

歌声在大山里飞扬
2019-08-13 12:53:35   来源:多彩贵州网   

歌声在大山里飞扬

“月亮出来亮堂堂,驻村干部真的忙,白天忙着搞‘五改’,夜晚研判到天光……”

2018年7月2日晚,在江口县太平镇凯文村委会里,驻村干部聚在一起研判当天的“五改一化一维”的进展和各组的卫生情况以及村民的思想动态时,江口县党代表、太平镇人大代表卢国胜自编自唱一曲脱贫民谣来缓解一下忙碌一天的紧张气氛。

而雨总是在没完没了地下个不停,村委会前面的河水声时不时地变换着节奏,一会儿是缓缓地流淌,一会儿又如万马奔腾,震耳欲聋。

“不好了,涨搞剑水了(搞剑水是我们农村对突如其来的大洪水的说法),赶快撤离!”在门外查看水情的驻村干部骆富成急忙通知正在召开研判会的全体驻村队员。

“怎么会涨搞剑水呢?我们这外面没下多大的雨呀?一定是松桃冷家坝那里面下大雨了,才突然涨了搞剑水。大家不要慌,赶快从桥上跑过河,那边地势要矮点,还有几家农户可能被水淹,大家快去帮忙搬东西。”卢国胜一边指挥大家从大桥上迅速跑过,并立即通知沿河两岸的群众赶快向山上撤离。

驻村干部们刚跑到张文超家,抢搬出家电和床上用品时,来势凶猛的水已经淹没在每个人的腰杆上了。

卢国胜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抢得出多少就是多少,因为搞剑水是不送信的,里面下大雨涨了大水,外面不知道,说来一下子就来了,这不?今晚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搞剑水,淹没了凯文河边的一些农户。

卢国胜与大伙刚抢搬出张文超家的最后一个箱子时,此时的洪水已经齐胸口了,突然想到自家院坝里几张做生意的桌椅和车辆还没来得及转移。可是,当他回过神来,哪里还有桌椅的影子?连同围墙都冲进了滚滚洪流之中……

卢国胜看着被冲走的桌椅和冲毁的围墙,深深地叹了口气:“哎——谁叫咱是凯文村的支书呢?”

爱人杨丽对卢国胜有点儿怨言:“自家的东西不及时抢救出来,去帮人家外人,你真是活雷锋!”

卢国胜对杨丽笑笑地说道:“人家比我们穷,肯定先抢出人家的东西才行,因为我是群众选举出来的村支书,就得先想着我们的老百姓!”

“就你觉悟高!”杨丽对着卢国胜,也会心地笑了。

天麻麻亮时,县里的领导带着抢险队的同志翻山越岭赶到了凯文村,因为一场洪灾冲毁了公路,只能沿山徒步而来,当看到驻村干部一个个第一时间都冲锋陷阵在抢搬群众财产免受重大损失,还有那疲惫的神情时,大家都掉泪了。这是一支打硬仗的、特殊的人民军队,在危难之时他们挺身而出,让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得到很好的保护,减少了财产损失。

“太阳出来明亮亮,感谢中央感谢党,危难之时显本色,全村老少得安康。”一位中年妇女看到党委、政府和驻村干部、村干部真心实意为百姓办事,即兴演唱了这首自编自唱的歌谣。

县里的领导向大家挥手告别,又向其它村查看灾情去了……

卢国胜突然想到自己的儿子今天要从铜仁放学回家,但是,涨了洪水,公路冲毁,怎么坐车回家?突然想到山上的路还可以步行,儿子肯定会步行回家的。他一个电话打过去,自己的儿子已经到了凯岩,离家不到3公里了。卢国胜对儿子也没有了太多的担心,于是,又匆匆地下各组检查灾情去了。下午回来的时候,家里除了自己的儿子外,又多了一位年轻的大学生。

卢国胜刚坐在木凳上,这位大学生就端了一杯茶过来道:“卢叔叔——请喝茶!”卢国胜先是一愣,定睛一看,才回过神来。

“哦——原来是江峰娃呀!都长这么高了,人也长变了,一下子没认出来,学校放假了?”

“卢叔叔——学校放假了,我就回家来看看我老爸,又特意来凯文看看你们。”

卢国胜所说的江峰,姓龙,名江峰,是芭蕉村民组的,父亲长期慢性病服药治疗,其经济收入大打折扣,母亲不甘清贫,就改了嫁。卢国胜了解他家的实际情况后就前往教育部门资助中心、县团委、民政等部门找门路,为他筹措学杂费等。

龙江峰这孩子也很懂事,通过勤奋努力,考上了安顺学院,走出了大山。而他卢国胜自己的亲生儿子却落了榜。他总是很风趣地对别人说,自己的儿子没考上,但是,我跑门路帮助的孩子考上了大学,我也自豪,因为山里的孩子没有忘记我。

正在回想受帮助的孩子考上大学的成功喜悦时,电话铃响了,是镇里脱贫攻坚指挥中心打来的,让他明天带队前往梵净山村牛场组支援“五改一化一维”的拆迁工作,消除顽疾。

卢国胜接到这个任务后,知道它的艰巨性,当地的村委会解决不了的事,只有在全县抽调精兵强将成立“加强班”前往开展脱贫攻坚战工作,他卢国胜哪敢怠慢?

一晚上,他在想着明天的工作如何开展?是用软办法解决问题还是用硬办法来解决“顽疾”?他在思考着解决方案。

第二天一大早,卢国胜就带着工作队的同志们向牛塘组进发,刚到这里,臭气熏天的十多个牛圈挡住了工作队前行的路。这是一些废弃的牛圈,并没有喂养一头牛在圈里。

“这哪里像个寨子嘛?牛圈后面的那几家人家怎么住得习惯啰?”卢国胜捂着鼻子走到最前面,在牛圈周围看了看。80多岁的冉丫头坐在牛圈后面自家的堂屋里,看着这些驻村干部,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因为她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时期,话多容易吃亏,也担心自己的多言会招到一些顽固不化的年轻人的反对。

卢国胜询问牛塘组组长为什么不拆除废弃的牛圈?组长说明了原因,是几户外出务工村民多次电话沟通都不愿意拆除,作为本寨上组长如果强拆别人家的牛圈会挨骂的,所以没法拆除。

“坚决拆除,谁不服气让他来找我卢国胜!”卢国胜说完此话后,拿着斧头几斧头就拆开了一个破烂的牛圈。

“工作队”队员们一起动手,很快拆除了十几个废弃的牛圈,并很快把卫生打扫干净。

80多岁的冉丫头突然走到拆除了牛圈的大路上,对大伙说:“我六十多年没有唱歌了,想当年我还是文艺宣传队的成员,唱遍了全县的各个乡镇的人民公社,受到县领导的接待和表扬,今天我看到了我们当年那些干部大干实干的影子了,我要唱一首《共产党好》献给你们这些好干部!”

说完话,冉丫头清了清久违的嗓子,然后甩开拐杖,面向驻村干部和“工作队”成员唱道:“共产党好,共产党好! 共产党是人民的好领导,说得到,做得到,全心全意为了人民立功劳。坚决跟着共产党,要把伟大祖国建设好,建设好……”

那歌声在山谷里响起,飘向远方……

卢国胜听着,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他知道这是百姓对当下干部工作作风的肯定!于是,信心更足,带着大家走向下一个村庄……(通讯员 王文学)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