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雪梅个人文集

听迷路村大叔大爷谈过去与“水”“路”较劲的故事
2018-08-09 15:48:39   来源:   

    “以前我们组上有个老人家,冰灾天穿着草鞋去隔壁黄泥塘组挑水,来回一个多小时,小心翼翼地把水挑到家门口了,摔了一跤,水没了,就坐在家门口哭啊!”回想起昔日缺水的境况,玉屏侗族自治县田坪镇迷路村报日垅组村民杨绍军说,那时候洗完脸的水用来洗脚,然后再用来喂猪,挑点水回来很不容易,不能轻易浪费。

    迷路村是田坪镇距玉屏县城最远的村,地形复杂,没有河流经过,又因喀斯特地貌,村内没有足够的稳定水源。在2017年8月前,村里只有一口深水井,遇到干旱的时候,政府还需派车给当地村民送水。

    “水有限,去得晚了可能就没了。”报日垅组82岁的老人家杨代玉说,干旱的时候,政府派车送水到每个村民组,家家户户的村民就拿桶去挑水,一挑可能就是两个月。

    报日垅组、黄泥塘组等村民组坐落在半山腰上,村民的房屋依山而建。其中报日垅组有一处山泉水,是村民早年发现有水涌出,便齐心挖出来,供大家使用。而如今,村民很少再在这里挑水回家,取而代之的是附近村民在此处取水洗衣服。

    2017年8月,随着迷路村新增的两口深水井投入使用,加之通往村里各家各户的通水管网铺就,村民们告别了昔日水不够用的日子,过上了打开水龙头就有干净、稳定来水的生活。

    报日垅组村民杨绍军家的自来水龙头就安装在他家院坝里,她拿出最近买的黄桃,正在清洗。“想用水就打开,再也不用为用水发愁了,节省了力气和时间,真的是方便太多了!”

    迷路村复杂的地形,曾经不仅让村民用水困难,交通等基础设施条件也很落后。迷路村的山林面积约占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二,而很多村民又分散居住在山腰上,路不好,对他们的生产生活都带来很大困扰。

    “以前打谷子的时候,从我们这里下山去田里干活,忙活一天,也就能挑回来一挑稻谷。”杨绍军说,路途远,又难走,只能来回一趟,主要是挑回来太难了。就算有车,路况不好,也不敢开,相对来说,走路还更安全些。

    “以前我姑姑带着小孩去田坪街上卖包谷,好不容易走到街上卖完了,但收的却是假钱,两娘崽都没钱吃饭,走回家天都黑了,心酸地在家里哭。”报日垅组村民陈建平谈起交通不便带来的困难时回忆道,“现在好了,村里路修好了,还有公交车通行,赶场也方便了!”

    随着迷路村“组组通”工程的推进,各村民组的石头路、泥巴路、窄小路都得到质的飞跃。


    “我家那口子是杀猪的,以前总是很晚才回来,因为路太难走了,现在嘛,家里买了个三轮车,这样的上坡路也还算安全,以前是不敢骑车的。”黄泥塘组村民张银屏家住在山坡上,站在屋顶平台往下看去,迷路村的山林水土尽收眼底。

    “我们村共修了4条通组路,3条产业路,共计约22公里。”迷路村村主任赵长江说,路越来越方便了,原有的油茶、葡萄等产业基地逐渐扩大规模,另外也新增加了几个产业基地。

    迷路村的生猪养殖小区已有两栋投入使用,目前正在修建两栋全欧式生猪养殖场,这是全县第二个全欧式生猪养殖场,占地面积更小、运作更科学智能、更大程度保障猪苗存活率。正在全欧式生猪养殖场务工的范家懂组54岁村民杨银屏说:“在这里做工,每天都能回家,我挑挑灰浆,每天有140元钱,蛮好的。”

    座落在洪家湾村民组的生猪养殖厂,以及赵家组的养牛场都是因为迷路村的路修通后,在迷路村发展起来的养殖基地,这些基地不仅盘活了迷路村的土地资源,也让附近的村民有了更多的务工去处。

    抱日垅组的一片平地上,村民们聚在一起话家常。82岁的老人家杨代玉感叹说:“以前日子苦,白天下田干活,晚上还要回来挑水。路上都是石头,我们都不穿鞋挑水,因为走得更稳,不容易摔跤。以前修房子最难,水也没有,尤其是运建材,全都靠人力。那时候肯定想不到现在条件这么好了,晚上串门,都是宽敞的平路,还有路灯,亮堂堂的,我们老人家也不怕摔。日子是越来越舒心了。”(杨婷 通讯员 尹雪梅)

上一篇:毕节一中:同班同学同时被录取为飞行学员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